< 返回首页

小镇征文优秀作品之溪流

《梦想城镇》运营团队  发布于2017-10-16 20:01:55

我在梦想城镇等你,因为这里是我们相遇的地方,虽然你会下落不明,但是请记得你曾经让我心动,我要记录下那些朋友,那些不论在那个地方都陪着我的朋友,我怕自己老了以后就失去这种感激的心情和纯真的怀念。苍老的心上茧子越结越厚,没有那种易动的心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忘记。

不管我们是多么多么的青涩,哪怕是鼻涕已经流过了黄河,哪怕最后还是要分手,这将是我心中那条唯一清澈见底的溪流。

献给我们身边那个一直在梦想城镇陪着我,超过友谊却到不了爱情的人。终究,终究时间会带走一切。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松开了彼此握紧的手,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放弃了自己,放弃了对方。会一直说真的没什么,然后又对着别人的故事沉默。表面终会归于平静,只是内心的波涛汹涌又有谁能知道。也只有我们自己才明白谁是我们真正爱的人,谁又是伤了我们的人。

我们不是一见钟情,也没有日久生情。只是在一起,因为某个偶然的原因。我们认识了,然后像所有朋友一样,彼此没有芥蒂的了解着对方。有时是开阔天空的说笑,有时是勾肩搭背的打闹,有时只是默默地坐着,有时调侃,有时倾诉。男女也可以有友谊,不需要证明,因为我们陪着对方走过了那些寂寞的时光,那些成长的岁月,那些斑驳的记忆,我不会忘记,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Z和我是在梦想小学的同班同学,我的童年充满了幻想与奇妙,那时的我是个有着超强小宇宙的人,可以自己和自己玩,被人认为自闭也好,内向也罢,我独自的快乐的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害怕与人交往,不会说话,怕别人嘲笑,我总是沉默着。那时Z不是个好学生,一个男孩子,又唱又跳的很招人烦,却深得中年妇女的喜爱,不幸的是我们的老师都是中年妇女。口齿伶俐的他总是以欺负同学为乐趣,那时小小的我尽量回避他的视线,因为那眼神对于我是那么邪恶,是童话故事中的巫婆,对,他留着长指甲,涂着指甲油,有时还卖弄着风骚,(哈哈,纯属回忆中的噩梦)他给所以的同学起外号,但是没人敢惹他,因为他打人很疼,骂人很难听。我始终没有逃过这个噩梦,他不断的叫着我的外号,并把这难听的外号发扬光大。我没有办法反抗,因为那样会使他更加得意,怨毒的种子种在我心里,没有等它萌芽,Z转学了,我像回到丛林的小鸟一样,欢快的渡过了小学中最后一点时光,其实已经记不得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直到很多年后,他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个和蔼的大胖子,已经不是那个坏小孩了,我努力回忆所有跟他相关的记忆时,觉得他不是我小学的那个Z了,是有人把他杀了假扮他的模样生活着,还是他出了什么意外性情大变,甚至怀疑是我用所有狠毒的话把他诅咒成这副蠢样子。这个胖子以突兀的姿态出现,我还没来的及把我的城墙砌好。他不会是有什么大的阴谋,所以伪装成一副笨拙的样子出现在所有小学同学中。奇怪的是,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越来越亲密,是的,是亲密,很多朋友都问:你们是不是在恋爱?我们都对外发誓赌咒自己是清白的,然后诋毁对方几句以表对对方没有兴趣,但是这更让关心我们的朋友认为我们有什么暧昧的关系,如果非要找什么原因,那可能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童年,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转折点,遇到了生活中第一次自己抉择的时刻——高考、大学。我们无话不谈,但是我从来没有问过他,我们为什么没有如大家所想恋爱,他也没有说过,也许有过私心杂念,但是,马上雪藏了这个念头。不管是超越爱情,还是错过了爱情。也许让我们任何人去选择,都还是希望,彼此保持这种关系,不要改变。是害怕失去吧!我害怕失去这个和我亲密的Z,以另外一种关系相处,我没有信心。如果我们相爱了,那样会唤醒曾经小小的我埋下的种子。

进入梦想高中的我话很多,为了掩饰自己的孤独,我大声的说笑,和很多女孩在一起。为了不影响别人学习,老师让德哥当了我的同桌,他学习好,最主要是不爱讲话。和全班女生基本超不过3句话的他,看到我的眼光是那么惊诧,第一次相处,我唧唧咋咋说了很多,他什么也没有说,看也没看我一眼。我很好奇,这样一个人,其实和我是一样的孤独,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我是掩饰,他是毫无痕迹的展示,我们是一类人。德哥不会向别人敞开心,也不关心别人,他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中,他自卑,如同我自卑一样。每天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学习,他从不帮我擦桌子,也不绅士的谦让我什么,我要是和前后说话,他会大声呵斥,他甚至在我问他如何解题时,把自己的作业本丢给我,所有的一切就是和我保持距离,好像我是瘟疫一样。我开始讨厌他,不和他说话,占用桌子的一大半。直到有一次,他写作业,我故意把胳膊放在桌子上占地方,他也不甘示弱,就这样我们胳膊抵胳膊不吭气的对抗着,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很无邪的笑了,从那天起,他开始和我说话,我开始指挥他擦桌子、给我讲题。我们在那个灰暗的时期,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对方的心锁,我和德哥开玩笑,他会脸红,那是只有那个年纪才有的青涩的笑容和脸红,也是从那时起,我喜欢上这个羞涩的男孩,学习的压力不允许我们有什么浪漫的事情发生,偶尔我们打闹调节,他基本上是恐吓居多,我以下手为主,我总是趁他不注意,在他背上来上狠狠的一拳,然后逃离现场。他每次都是很生气的样子,但却掩盖不住笑容。德哥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眉目中英气咄咄,笑容却是冬日里的暖阳。我们单独出去过几次,距离很远的走着,一个人在路这边,一个人在路那边,已经记不清曾经说过些什么,只记得那年的夏天,天很蓝,晚上的风像婴儿的手一样温柔。

不知道算不算恋爱,是依靠还是年幼时的幻想,对于单纯的我们这也许是一种默默地约定,以后的约定。毕业那一天我硬拉着他一起照相,还有几个同学,这是唯一我们照过的照片。我一直很遗憾,我们没有一张两个人的照片,幻想中,我们应该有这样一张照片:背景是在高中的那个操场,身后是歪脖子的柳树,年轻的我们很随意的站在那,脸上流露着无忧的笑容。毕业后大家都分开了,我们一直保持着通信,也许只有信件才能诠释那时的情感,淡淡的,却是没有办法抹杀掉的铭心,虽然不直接却洋溢着含蓄的感情。后来我们先后考上同一所大学,很多同学都说我是追随他而去的,延续那份浪漫。那时我告诉自己,也许是天意吧!我进大学校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他打电话,但是他宿舍的电话总是忙音。大学生活让我觉得无法应付,希望有人能指引我怎么做,怎么做不会浪费这大学时光,后来我才发现,年少的我不管做什么都是在挥霍时间,因为只有年轻和时间去浪费。突然没有人管我了,我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触犯法律违背校规,我就是自由的。如果,这时德哥出现的话,也许我们真的能有什么新的故事,现实是我们见了一面后,就没有下文了。现在只能说那时太年轻太潇洒太不珍惜。我不知道在我们没见的一年中发生了什么,德哥变的让我不敢相认,可能是我还停留在那个纯真年代,而他已经沧桑!我突然感觉,过去的那段时光,是我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过,是我虚构出来的,是我性格中的另一面在陪伴着我而已,而我把这些都具体化了,想象成一个明眸皓齿的男孩子。大学四年中,我们只见过几面,都是偶然在路上相遇,就像路人甲乙一样,擦肩而过,打招呼也只是眼神交汇一下。德哥快毕业的那段时间,我们见了几次,他要去很远的地方,一想这个人也许我再也见不到,就很难过,恍惚中穿过了时光隧道,仿佛我们又回到了高中毕业的那段时间,还是那年的夏天,天很蓝,晚上的风像婴儿的手一样温柔。我们默默地看着对方,眼神却不是青涩,是几年岁月雕刻的痕迹。我难过了一个夏天,那个少年,那个明眸英气的少年渐渐远去,越走越远,我怕他的一回首就是一光年。我在那个离别的地方哭的很残忍,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结局,就都已经完全改变。这世界有着太多这样那样的限制与隐秘的禁忌,又有太多难以预测的变故和身不由己的离离合合,一个转身,也许就已经一辈子错过。多年以后,才会参透所有的争取和努力,都抵不过命运开的一个玩笑。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最后相守到老的人,不一定是那个曾经许下海誓山盟, 曾经承诺白头偕老,曾经暗自发誓这辈子只爱他一个的人。也许,最后留下的就是那抹青涩的微笑。

有些人炫耀美丽,因为想让全世界看见她们的外表;有些人掩盖美丽,因为想让全世界看见她们的内心。我认识的女孩子中很多都是很有思想的,受她们的影响我也偶尔用用脑子,让上帝发笑一下。补习时的同桌是个有才华的女孩,她给我的感觉像是想象中李清照幼年时的模样。199喜欢我的同桌之前我就认识他了,银灰色的毛衣,阳光的早晨,看着199的背影,我甚至有些恍惚,那是我幻想的爱情故事的最初相遇,可是,正如所有的少女都会幻想一样,这个少年也有喜欢的人,他很有眼光,一般喜欢才女的男孩都有眼光。上学时的恋爱都是发乎情,止乎礼,所以,只是欣赏和好感,我很羡慕他们,总是幻想着浪漫的故事在发生着,哪怕我只是旁观者,也很庆幸自己能参与其中。我总是这样,自己不能或者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就期盼着在我身边的朋友身上发生,看着他们实现自己想要的幸福,我也很幸福。我去大学报道的那天在车上竟然和199遇到了,注定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在别人的流传中存在,我很替他们惋惜,大学中我们偶尔见面,听说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她们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感觉像是自己被背叛了一样,所有的书里的故事都告诉我,爱情是天长地久的,至死不渝的,却没有揭示它会随时光的逝去而褪色,我被欺骗了。这就是童话中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后,没有下文的原因了?我宁愿看到情侣们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死去,哪怕我会为他们悲惨的命运而哭泣。年幼的我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并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有一个圆满的大结局,也许圆满后也还是无尽的心酸。所有的故事只有《小人鱼》是真实的,安徒生不是浪漫主义者,他是现实主义,到现在我才发现。

199和我一样毕业后回到梦想小镇工作,我们几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经常在一起谈论工作中的不如意,自己的新奇想法。不知觉时自己已经开始不再自由,开始不再年轻。我奉父母之命相亲,所以,总是抱怨好男人的缺乏,我是一个好色之徒,热衷于追逐美好的事物,不能接受缺乏基础的开始,对于曾经没有走过相同轨迹的人,没有办法和之前的朋友相提并论。不知道什么原因,相亲的人都抱着结婚的目的而不是爱,不是长久的相知,我并不反对以相亲这种形式开始,但却不能容忍那种欲速的心情。199听过我无数次的抱怨,他总是安静的听着,很少发言,其实这样最好,我需要一个倾听者,不需要意见,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199曾问过我一句话:你真的那么着急结婚吗?他不知道,女孩最美好的几年如果没有和一个男孩相爱,那不仅仅是花期的错过,就像入秋的蚂蚱一样,蹦不了多高了。什么单身主义,什么惧怕围城,30岁以后,你会发现哪怕是年少时那个留着清鼻涕蹲在你家楼后面痴痴等你一宿的傻东西向你求婚,你都愿意答应他,你会发现条件越来越低,有时你的念头会让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有时你会痛哭这个世界真变态,连个值得爱的人都找不到。酒是陈的香,可是相信我,你绝对成不了法国庄园里的波尔多。

遇到自己爱的人一定要勇敢的去争取,假如他(她)真的值得你去争取,到手了不要把他(她)揣兜里时间太长,经常拿出来在阳光底下凉一凉,此举不仅能昭告天下此名花有主,更可以对你们的爱情进行一番考验,不要把爱情谈的太久,不要等对对方的身体熟悉到屁股上有几个痦子都清楚的地步,在没有达到最热烈的时候该结婚时就结婚,豆腐都是好豆腐,时间长了一样会变质,王致和虽然味道不错,但毕竟不是人人都爱豆子味道,刚刚还是孩子的80后,马上被另类的90后拍死在沙滩上,谁又能嚣张多久呢?十年十年只是弹指一挥间,麽猖狂,没有谁能不长大,这不是江湖,却比江湖更现实更残忍。

谨写此文,纪念一些朋友,献给我们身边那个一直陪着我们,超过友谊却到不了爱情的人,谢谢你们,我们都会找到自己的唯一,那轨迹永远不会变。我用我的方式纪念这一切,我用我的方式表达着爱,我们都会坚强的面对生活。谢谢看到最后的朋友,不管会不会触动到你,梦想城镇的故事一直在上演着,不会落幕也没有脚本。

 


扫一扫 领取礼包